老早,我家在農村,每到夏天,我們這些“公雞頭”(小男孩)都會人來瘋去捉螞蚱玩游戲。那時農村的螞蚱多得一塌(非常多),菜地里、稻田裡到處都是。因為螞蚱喜歡吃莊稼,很犯嫌(惹人討厭),被大人們視為“敵人”,但對於我們這些“公雞頭”來說,它給我們帶來無窮的樂趣。
  每到夏秋季節,螞蚱長得又肥又大,我們就一頭鑽進稻田,尋找“獵物”,各式各樣的螞蚱在我們面前蹦來蹦去,一點兒也不怕我們。因我們不喜歡捉青黃色的大螞蚱,嫌它腿上有尖銳的鋸刺,會劃手,就捉黑褐色前胸背板堅硬腳發達的螞蚱,發現它後腿強勁有力,抓住兩條腿,螞蚱就會不停地上下“點頭”,就像鞠躬磕頭,逗得我們開懷大笑,興得一頭核子(得意態形)。阿曉得呀(知道嗎),我們出去抓螞蚱,都隨身攜帶一個醬油瓶,因為瓶口深,儘管螞蚱在瓶裡頭不宜當(不舒服)跳來跳去,卻跑不出來。一般抓到螞蚱後,我們都得味(特別)小心翼翼,生怕毛里毛糙(粗心)弄斷螞蚱的腿,就玩不成游戲了。回到家後,馬即(馬上)從醬油瓶里一隻一隻地挑選螞蚱,發現有斷腿的,就扔給雞吃。雞吃螞蚱後,補充了大量的鈣質,生下來的雞蛋都是硬殼的。
  最難忘的是,有一次,我和鄰居小五子打賭玩螞蚱磕頭游戲,兩人各挑選一隻最得意的螞蚱,在規定一分鐘內,看哪個螞蚱磕頭磕得最多,哪個就是贏家。結果,小五子贏了,到處燒包(炫耀、賣弄),硬要我花兩毛錢幫他買了個蛐蛐籠子。朱寶齊  (原標題:捉螞蚱玩磕頭游戲)

cq16cqaeb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